池子出走、卡姆被捕,笑果文化慌了

2020-10-14 17:56:50 投诉/举报

2020年,似乎对笑果文化来说不太友好。

疫情导致线下演出行业停摆数月,将刚刚火热起来的脱口秀演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在追求线上拓展生存空间的同时,公司与池子之间的恩怨纠纷让笑果遭受到了口碑上的袭击。

正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池子与笑果之间的纷争尚未有定论,笑果旗下的另一着名艺人卡姆被爆因吸毒被行政拘留。新闻一经流出迅速引发烧议,在网友翻出上海虹口公安5月1日的转达后,笑果公布声明确认此事,并称决议无限期住手卡姆所有事情。在这份声明中并没有提及笑果文化与卡姆解约,这也意味着现在卡姆依然是笑果文化旗下艺人之一。

然则,卡姆吸毒而且容留他人吸毒事宜已成定局。无论从相关法律规定来说,照样民众接受水平来说,有吸毒前科的艺人复出概率基本为0,卡姆这次的错误无疑是将自己刚刚有点转机的演艺生涯彻底葬送。

与此同时,卡姆也将笑果文化又一次推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仔细的网友发现, 在卡姆事发后,仍然介入了“521薇娅感恩节”直播流动,在流动的前期宣传中也有卡姆的身影。不少网友质疑:“若是没有爆料,笑果文化是否看成‘没事人’继续诱骗观众?”针对这一质疑,笑果文化向薇娅公司谦寻文化以及团队致歉,声称卡姆片断为录播,而且在上线时并不知道卡姆确切信息。

尽管云云,质疑的声浪并未平息。笑果的致歉信没有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公布,而是由薇娅公司公布,因此网友们质疑它的诚意也有合乎情理之处。诚然,不是每一次错误都可以用致歉解决。就像那句台词说的那样,若是致歉有用,要警员干嘛?

一连损失多位上将,

脱口秀界的“独角兽”正在紧要刹车

致歉没有用,发声明也是。前有池子爆料牵出中信银行与笑果团结侵略小我私家隐私的大瓜,后有卡姆吸毒被抓再一次露出笑果文化艺人经纪营业上的治理问题。笑果虽然都公布了相关声明,但网友们也并不买账。两次事宜后让人忍不住想到数月前池子去职信中写到的那些话,若是说那时的网友更多照样看戏的状态,那么现在更多人都信赖笑果正在遭受一场危急,而这场危急正是自己带来的。

当我们回看已往三年笑剧市场的生长时,无法忽视两家公司的生长门路。一是沈腾、马丽领衔的开心麻花;二是制作多个爆款综艺后走红的笑果文化。而两家公司的战略也有很大差别,开心麻花深耕于笑剧剧场,鼎力培育内容IP;而笑果文化则是发力在笑剧脱口秀行业,着力构建年轻态的笑剧文化消费新业态。不能否认的是,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接触、领会到脱口秀都离不开笑果文化这家公司。

现在提到脱口秀之时,很多人第一反映仍然会想起懒洋洋的蛋总,95后敢做敢说的池子,想到《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这些爆款综艺。或许没有几小我私家能说清晰什么是脱口秀,明了什么是脱口秀的内核,但观众的认知里会有它们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就是笑果乐成的一部分,它将自己的艺人和节目打造成了一种符号,受到了观众与市场的充实认可。

正是有云云亮眼的成就下,笑果文化在2016-2019年频频受到资源的青睐。2016年9月王思聪的普思资源参投完成了Pre-A轮融资;2017-2019年,华人文化、南山资源、游族网络、泽时投资、天图资源等也先后加入笑果文化股东行列,到B轮融资完成后,笑果文化估值到达30多亿,成为脱口秀行业的独角兽。生长速度之快令人惊叹,不少人以为笑果文化可以代表海内脱口秀行业的未来。

然而笑果的高速生长同时,也为自己埋下了些许隐患。从节目显示和人才挖掘两方面来看,《吐槽大会》系列综艺在豆瓣上的评分连年下滑,口碑与第一季的7.6分相比来看相差较大,仅刚破6分,网友戏称《吐槽大会》酿成“洗白大会”;《脱口秀大会》第二季虽然显示较好,卡姆夺冠一时引发烧议,但像李诞池子这样火出圈的新征象级艺人并没有泛起。

而卡姆,正是笑果文化准备培育的新星候选人之一。在《脱口秀大会》第一季中,张绍刚先容他的进场用了几个要害词——“狂野 浮躁 劲大 恐怖”。简直,很燃很炸是卡姆演出的标配,但很燃很炸的另一面也可以说“很吵”。喜欢卡姆的观众会get到其中的笑点,但不喜欢的人似乎也喜欢不起来。在上《脱口秀大会》之前,卡姆还参加了《奇葩说》第四季,效果现场反馈并不好被快速镌汰。直到第二季的《脱口秀大会》和第四季的《吐槽大会》,卡姆才逐渐被观众熟悉。

同时,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和李诞多次力挺卡姆。3月,贺晓曦接受采访时公然示意“已往我们需要更多李诞,但现在想缔造更多卡姆”。之所以看重卡姆,也是由于卡姆较强的演出力,然而卡姆吸毒事宜的发生意味着笑果前期投入付诸东流。

更为深远的影响是,池子与卡姆的两次事宜将笑果文化内部艺人治理上的短板原形毕露。而艺人治理的问题,是笑果文化整个产业结构上最要害的一环,稍有不慎,极有可能满盘皆输。

人才,

是笑果和行业配合面临的难题

十四年前,葛优在影戏《天下无贼》里说出了一句真理——“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各行各业都在争抢人才,人才至上的原理今天已经深入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对于刚刚步入民众视野时间并不久的脱口秀而言,人才系统的连续产出更为主要。在外界发现笑果高度依赖李诞和池子小我私家IP的时刻,笑果也早已注意到这一问题。

2017年4月,笑果文化的A轮融资中牵手华人文化实现了艺人、编剧、编辑、培训、演出以及IP运营等一系列结构和资源整合。同时,通过一系列综艺节目的内容开发和线下演出剧场的结构实现了线上与线下的闭环运营。一时间笑果文化成为了笑剧市场上的炙手可热的笑剧独角兽公司,但CEO贺晓曦对公司结构和整体行业生长有着较为清晰的认知,多次公然示意现在海内脱口秀产业要生长下去的核心问题的主要组成部分在于维系人才系统的连续产出。

事实上笑果的动作也并不慢。一方面,已经有成熟履历的笑果文化正在通过线上综艺节目打造的口碑和影响力不停吸引脱口秀新秀加入自己,为笑果文化弥补人才缺口。另一方面,也在逐渐脱节民众“太依赖李诞”这种认知,起劲培育新人。在笑果出品的多个脱口秀综艺节目中,李诞进场次数削减,只管给新人更多机遇;同时李诞在介入一些语言类节目时也会带公司其他艺人,例如在《奇葩说》第六季里,李诞作为导师外,程璐也作为节目选手,显示吸粉。

从实际情况上看,现在仍然尚未到达笑果想要的效果。人才的稀缺相比前两年刚刚起步的时刻有一些好转,但能撑住场子,同时有足够的内容输出和演出力的人依旧屈指可数,笑果在人才上的青黄不接已经成为公司未来生长的一大阻碍。这是笑果面临的难题,同时也是脱口秀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

作为脱口秀行业的独角兽公司,笑果有责任在艺人培育和治理上为行业树立典型。虽然笑果文化数年打造的影响力不会由于这池子和卡姆两件事而消逝殆尽,但底线原则上不能突破,笑果的敌人不是瞬息万变的市场,而是自己。

对笑果来说,池子出走引发的风浪还没有彻底平息,卡姆吸毒的标签对公司品牌和旗下艺人来说更是一个袭击。不少网友在卡姆事发后纷纷在李诞、思文、程璐等人的微博揭晓相关谈论,以为他们不会不知道此事,甚至以为或许他们也有所介入……虽然恶意忖度的方式并不能取,但这一定水平上显示出民众对笑果厂牌的不信任,以及对脱口秀这个新兴行业的不满。

“不要被驯化。不要放下,得奔着去。咱们的路还很长,要是走错了,就更长了。”

这是池子留给笑果的一句忠言,也是对这个行业的一种劝告。

【*本文作者漪二,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民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公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置。(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