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的“Y"型路口

2021-02-24 11:01:39 投诉/举报

凭借着“烧钱”而著名的自动驾驶领域最近热闻不停。

一面是特斯拉因 Autopilot 再撞车受到的质疑不停,被批太过冒进;另一面,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在最近传出了不少融资落袋的好消息。再加上新基建的东风已来,政策和落地方面,动作麋集,迎来新一轮生长利好。

处在“Y"型路口的自动驾驶生长事实有怎样的优势,又会面临怎样的挑战?

凯旋系创业公司,刚在不久前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嵌入式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公司魔视智能创始人虞正华博士以及凯旋创投合伙人熏陶博士分别从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角度,针对自动驾驶的若干问题给出了谜底。

关于自动驾驶的商业化

Q1:自动驾驶手艺生长到现在,面临的焦点挑战是什么?

虞正华:自动驾驶背后存在伟大的社会与经济效益。社会效益是指可以通过自动驾驶改善国企交通系统中存在的拥堵、事故等;经济效益主要是自动驾驶出租车这一形式可以大幅降低人力成本与提升车辆运营效率,从容提高经济价值。

而全球自动驾驶当前阶段主要挑战在于详细商业化路径的落实,既要实现商业价值,又能够突显产物的优势,这其中需要许多探索。现在趋同的认知,是从一些特定的场景和应用最先逐步实现商业化。这样的路径首先对照现实,其次在这个过程中既能实现商业价值又能验证产物。

Q2、从投资的角度,对于自动驾驶未来生长的判断?

熏陶:市面上的自动驾驶有两种主要的路径。一种路径为渐进式,以特斯拉为代表的,基本假设是车的自动驾驶跟人的驾驶是一样的,靠眼睛对周边环境做出判断,以是,理论上车周围的摄像头若是生长的足够伶俐是可以替代人的。基于这种假设下的自动驾驶有L1到L5的生长路线图。

另一种路径是一步到位式,以Google为代表,所有的测试研发以L5为目的,完全略过辅助驾驶阶段,也没有商业方面的设计。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也存在这两大阵营。

从投资的角度,我们虽看好无人驾驶,但我们判断,手艺要生长到L5阶段可能还需要10年。以是从投资的角度,我们更倾向于渐进式的自动驾驶公司,每多提高一个阶段,都有其商业价值和意义,都市获得车厂的认可,也就能发生销售收入,进而在手艺的演进过程中,不停自我造血,反哺研发,可连续的向前生长。 

自动驾驶在中国

Q3:中国的自动驾驶市场有什么特点?

虞正华:在已往20年孕育的最大的时机是移动互联网。我们看未来的20年最大的时机是人工智能。它无疑是会改变人类未来的伟大时机,今天依然是投资创业的主线。人工智能带来的改变是方方面面,包罗IOT、自动驾驶、机器人等等,其中自动驾驶是落地的一个重点。

相较于全球,中国自动驾驶市场特点在于对自动驾驶认同度高,从政府、车厂到企业、民众,对新兴事物始终抱有开放和支持的态度。其次,中国的工况和路况对照庞大,对自动驾驶提出了更多的手艺挑战,而这也是中国和全球相比更难题的地方。第三,中国有厚实的运用自动驾驶的场景,从落地的角度来说有鲜明的优势和异常强的应用需求。

Q4:在自动驾驶领域,中国的企业面临哪些时机与挑战?

虞正华:事实上,在自动驾驶领域,无论是资金投入照样手艺实力,海内外照样存在一定差距,这对本土化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另一方面,自动驾驶领域对地域属性和人工智能手艺要求较高,中国在这两方面有领先优势。

现在开展自动驾驶研究的国家数目有限,基本都是发达国家,但它们的交通状况与海内差距照样异常大的,中国交通路况庞大,数据笼罩更广,此外,在人工智能手艺方面,中国并不落伍,人才的群集效应更为显著,以是,行使中国在人工智能手艺上的优势,连系中国庞大路况带来的海量数据研究,中国的本土企业照样有很好的时机。

Q5、国家着重发力新基建对自动驾驶生长的意义?

熏陶:今年国家鼎力推进的新基建建设对自动驾驶企业的生长缔造了亘古未有的窗口期,自动驾驶正好处在5G、AI、大数据中心几大领域的交汇处,蕴藏着极大的势能。可以预见,自动驾驶产业链上下游都市迎来更大的生长空间。

现在各地都在更新基础设施,都会能融入更多自动驾驶的模块,能为自动驾驶的车辆提供加倍信息化的门路和交通环境,增强车辆与门路的协同。另外,新基建还能粘合车企、通讯运营商、门路基础设施部门等企业和政府部门,多方的“重度”介入也更有利于自动驾驶手艺的生长。

同时,自动驾驶企业的创新探索也为新基建发力提供了基础,自动驾驶将会作为智能交通的主要组成部分,促进整个智慧都会的建设。

关于自动驾驶的未来

Q6:自动驾驶离我们另有多远?

虞正华:整个汽车产业距离实现完全开放门路的无人驾驶商业化运营还存在较大差距。然则到2024年,在有限的路段、有限的场景实现无人的自动驾驶,这是有望实现的。由于在完全的开放到了以商业化运营的方式实现,这中心还需要大量的手艺验证甚至法律法规的配合,我展望还要有约莫10年时间。

Q7:未来,自动驾驶手艺在生长过程中还将面临怎样的难题?

熏陶:现在自动驾驶的绝大多数的商业化落地都为辅助驾驶,使用场景多为一些封锁、低速、较为自由的特殊环境,好比递送车、叉车、重卡等等,未来会逐步生长到商用车,应用场景会加倍厚实。

无论哪种情形,自动驾驶始终会面临的一个冲突就是软硬件之间的结构性矛盾。车和手机差别,理论上来说,算法会不停刷新,软件会高频率的迭代升级,然则由于芯片装载在汽车上,会导致集成在芯片上的算法更新滞后,这是始终会随同自动驾驶手艺生长的一个系统性难题。

以是,这就涉及到对“度”的考量,若何能使自动驾驶芯片随着算法演进,始终保持较高的有用行使率成为需要解决的焦点问题。

关于凯旋创投

凯旋创投成立于2008年,中国本土专注于早期科技企业投资的双币私募投资机构。致力于长期投资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包罗物联网、高端制造、人工智能、先进医疗、高性能质料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