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纯属谣言,但正式入华5年的Airbnb现在过得好吗?

2020-07-13 22:52:00 投诉/举报

“昨天还在说上市,今天就停业了?”日前,关于Airbnb爱彼迎停业的传言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最新新闻,爱彼迎中国方面公然回应此前热议称,报道涉及CEO的说法系被误读,所谓停业纯属谣言。

停业谣言虽已被攻破,但在疫情阴影之下,Airbnb也遭遇了亘古未有的袭击。

Airbnb团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也在全员信中示意,随着全球旅游业步入阻滞阶段,Airbnb的营业也受到了严重袭击,预计2020年的收入将削减50%以上。

正因云云,疫情基本稳固,旅游市场正在加速苏醒的中国市场便成为Airbnb当下的主要支柱。

不外,入华已有5年时间的Airbnb现在过得好吗?或许,谋划状态还称不上好,只能说刚刚摆脱了水土不服,步入正轨。

从没有本土客服屡遭吐槽到因羁系不力频频发生诈骗、违约事宜,在职Airbnb中国区CEO在15个月内2度换帅,高层更改更是不可胜数,直至彭韬入伙后才算将Airbnb稳固局势。

更为主要的是,在行业苏醒的历程中,Airbnb仍要面临途家、小猪短租的夹击。在这场“短租三国杀”中,Airbnb在房源端显著处于下风。

后续中国区能否成为Airbnb前行的发动机?能为企业带来若干助力?羁系难题能否攻克?在这未知的背后也是彭韬及其团队需要思索的问题。

试水、推进本土化、步入轨道,Airbnb入华三阶段

Airbnb建立于2008年8月,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市。基于对“神秘东方”的好奇心,其在2013年便最先在中国试水营业。

在那时,中国出境游需求井喷。Airbnb团结穷游网、马蜂窝等一众旅游平台上线了一个名为 “Win China”的项目设计,其目的是向中国游客推广共享住宿模式,同时希望中国年轻旅行者能够在出境游的历程中使用Airbnb完成住宿。

简朴地说,这个设计就是在为中国市场消费者种草。

固然,在首次试水中,Airbnb没有专门组建中国团队,推进的历程也不理想,但最终约有400%的中国用户增进最先让Airbnb重视中国市场。

随后,中国市场成为Airbnb亚太战略中的一部分。

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内容显示,2013年Airbnb亚太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并为中、日、韩、东南亚等地分配了2~4人远程拓展职员。

2014年Airbnb迎来首批常驻职员,Robert Hao和Bruce Li二人从新加坡搬到北京,同时以每月30万的价钱租下侨福芳草地6层用作办公室。

同年9月29日,Airbnb正式注册在华公司——安彼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8月81日官宣进入中国市场。

一系列“成家立业”的操作后Airbnb进入了扩充阶段,企业一边扩充团队,一边增强品牌在华知名度,Nathan Blecharczyk曾在接受采访中示意,2015年中国对Airbnb需求增添 7 倍之后,Airbnb 最先专注于开拓中国市场,并将中国市场视为盈利突破口。

2016年底,Airbnb中国团队员工数目近30人,治理层也初现规模。同一时间, Airbnb也在官网正式对外宣布Airbnb中国降生,将把用户小我私家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自12月7日起储存和处置中国用户信息。

与此同时,Airbnb也在其官网上更新了服务条款、支付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在12月7日最先,房主可以与Airbnb中国举行签约。

这意味着中国的民宿主也可以介入到形象“高峻上”的Airbnb平台当中。

2017年伊始,Airbnb刻意鼎力推进本土化历程但也进入了野蛮生长的阶段。

一系列盲目且激进的做法发生了诸多乱象。诈骗、违约、虚伪宣传、投诉无门甚至治安事宜、刑事案件的发生,均让大量初期消费者苦不堪言甚至谩骂声不停。

据靠近Airbnb人士透露:“Airbnb最最先是没有中国客服的,你想找客服投诉只能通过邮件,或者直接打到总部,运气好你能遇到香港、新加坡、或者台湾的客服,要不然就全部是英文客服。”

事实上,云云状态正是反馈出Airbnb对中国市场的不领会,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水土不服。

众所周知,Airbnb的运营模式是建立在高信托社会之上,房东和租客双方处于完全信托的状态。

在他们的天下里不会泛起房客破坏衡宇,房东暂且违约的状态,而基于这种信托,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无须接听坐席来处置突发事宜,但这样的模式在中国很难推行。

“实在这样的做法就是水土不服的显示,最最先Airbnb设定房费可以通过信用卡结算,一个是基于信托另一个是为了制止房东与租客碰头时会发生尴尬,然则这样的模式显然不适合那时的中国国情。”靠近Airbnb人士云云说道。

本土化历程缓慢,Airbnb及治理层也遭遇了亘古未有的质疑。

完全可以这样说,2017年整年险些是Airbnb负面报道最多的一年,“水土不服”“本土化历程缓慢”“投诉”等要害字眼不停泛起在各大行业媒体报道之中。

或许,连Airbnb自己也没有想到,作为行业龙头竟然在中国市场栽了大跟头。

2017年3月22日,Airbnb本土化再提速。

前一天刚刚在复旦举行演讲的Brian Chesky在上海正式宣布了该平台的全新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意为让爱相互响应。

固然,这个略显“矫情”的中文名,也遭到了网友的吐糟,“太村了”“是中国人起的吗?” “已经可以退出中国市场了”“还不如叫爱彼邻”……

据悉这个爱彼迎这个名字是由全球品牌咨询公司 Labbrand为Airbnb取的,其为英文名Airbnb音译而来。

有了专属中文名称,基本也就确立了中国市场的职位,而后续行动我们有目共睹,越来越多的战略最先向中国市场倾斜。

随后,Airbnb爱彼迎还将“体验”(Experiences)产物引入中国上海;6月,Airbnb爱彼迎全新“故事”功效在中国市场逐步上线。必须要强调的是,中国也是第一个上线“故事”功效的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时间节点诸多外洋报道也最先释放“总部将放权中国区”的新闻。

同年11月8日,Airbnb本土化再度升级。Airbnb团结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在京宣布爱彼迎将周全提升中文客户服务,包罗将在中国设立本土客服中央,通过客服电话、微博、微信等渠道,全天候全方位支持中国用户,以及在最受中国旅行者喜好的出境游市场和岑岭季节,为中国用户提供更多的专属增值服务和产物。

自此,Airbnb在中国市场算是度过了磨合期,进入了平稳生长阶段。

2018 年 2 月,爱彼迎宣布建立数据科学部门,该部门卖力行使剖析、算法和推理,为战略和营业部门提供决议辅助,为用户提供智能解决方案。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7月8日,Airbnb爱彼迎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季度媒体相同会上公布了《2019夏日旅行白皮书》。现任爱彼迎中国总裁彭韬示意,今年上半年,爱彼迎海内营业增速不减,保持近三倍增进。

此前屡遭诟病的水土不服问题似乎已经获得缓解。

现任爱奇艺副总裁曾为Airbnb中国区CEO

对于Airbnb来说,在开拓中国市场的历程中,寻找最高决议人绝对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要知道Airbnb迎来首位中国区CEO竟然等待了4年时间,本土化历程缓慢与决议人不无关联。

2017年6月,Airbnb中国区迎来历史性一刻,原中国区产物与手艺卖力人葛宏被任命为中国区卖力人,职位为Airbnb爱彼迎全球副总裁,全权卖力Airbnb爱彼迎中国事务。

葛宏结业于清华大学,之后进入耶鲁大学深造。2016年加入Airnbnb,2016年10月份率领10名工程师从美国总部调任中国市场。在加入Airbnb之前,葛宏曾担任Facebook手艺总监,是“News Feed广告”营业的开拓者。

来自《36Kr》报道显示,在葛宏任命之前,Airbnb中国区运营事务先后由前大中华区总经理Henek Lo、中国区运营卖力人Sean Pan、Airbnb前首席运营官Varsha Rao卖力,之后中国区由Airbnb团结创始人、首席手艺官Nathan Blecharczyk直接治理。

那么,Airbnb为何会选中葛宏?

凭据官方的说法,Airbnb中国区卖力人的三大条件为:“Airbnb需要一个既懂中国用户需求,又深谙IT手艺之道,同时又与Airbnb爱彼迎文化相契合的候选人来率领中国团队”。

葛宏来自中国、手艺身世且有Airbnb内部工作履历,似乎与上述要求相匹配。

而葛宏的能力也在市场中获得了反馈。

在其任职期间,公司从30个员工增添到了120多个员工;挂牌出租的房源总数也从一年前的7万套增添了一倍,增添到了14万套;诓骗事宜占总预定量的比率从8%以上降到了2%。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正在本土化一切向好的阶段,葛宏向Airbnb递交辞呈,而这距离他履新仅仅已往4个月。

葛宏虽没有详细说明他去职的缘故原由。但在那时,有多家媒体报道,爱彼迎认定中国区卖力人葛宏违反公司行为准则,与下属女员工约会,两人的暧昧关系在爱彼迎北京办公室传得沸沸扬扬,对营业造成滋扰。

后续,葛宏正面回应了听说,称这些报道都是造谣,并将以法律武器珍爱自身权益。但据介入人士透露,在媒体放肆报道后,葛宏立刻联系到北京朝阳区某公关公司举行危急公关。

2017年10月24日,葛宏从Airbnb正式去职,2018年年底,葛宏正式创业,建立民宿预订平台“悦宿”。2019年,葛宏加入爱奇艺,任爱奇艺高级副总裁,周全向导“随刻”营业。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葛宏出走,在行业内也盛传着另外一种说法,葛宏走马上任之时并非是Airbnb的最佳人选。

在那时,Airbnb想找的是一位懂手艺、有创业履历,同时与政府有着密切联系的卖力人,如以此推断,葛宏似乎只知足第一条。

除此之外,也有看法称,葛宏的出走是遭到内部倾轧,中国区从一穷二白酿成一块肥肉,许多人在缅怀。

葛宏去职不到1个月时间,Nathan Blecharczyk担任了中国区主席。同时由总部派来在Airbnb多年、熟知企业文化的新加坡法务卖力人萧锦鸿(Kum Hong Siew)暂代中国营业。

随后,中国区CEO一职再度进入空窗期,直至彭韬入伙。

2018年7月,Airbnb宣布彭韬将于今年9月正式加入Airbnb,担任Airbnb中国总裁。 

与葛宏差别,70后生人的他结业于墨尔本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09年加入麦肯锡。2012年后,彭韬先后建立了“面包旅行”和“面包猎人”。2017年,他介入建立民宿托管平台“城宿”,在旅游及民宿领域摸爬打滚近10年,已然是一名宿将。

事实上,彭韬早先对于Airbnb的兴趣并不大,在那时他正在为创业而忙碌。

来自《晚点LatePost》报道显示,Nathan Blecharczyk为了拉他入伙还专程飞到中国举行游说。与此同时,或许为了让彭涛放心于Airbnb的运营,Airbnb以500万美金投资了彭韬创业公司城宿,占股51%。

与此同时,彭韬在工作中是一个异常直接的人,他来到Airbnb对于本土化这件事执行得也异常坚决,其上任后为中国举行了一轮换血,大批拥有厚实本土工作履历的治理层加入Airbnb。

也正因这种“直接”,彭韬也在公司内部引发了一定的否决声音。

自Airbnb入华以来,公司以往高度尊重员工小我私家时间和生涯,但彭韬与之完全相反。据去职员工透露:“彭韬想要的器械,就会要求员工马上做,这是一种榨取。”

但无论怎样的都好,彭韬现在担任 Airbnb 中国区CEO已经有21个月,从一系列数据来看,本土化这件事已经上了轨道。

房源差距,羁系缺失,中国区营业远景几合?

据艾媒数据中央讲述显示,从2020年1月中国主要民宿预定APP笼罩渗透率来看,Airbnb爱彼迎笼罩渗透率凌驾其他同类型APP许多,到达0.7%。此外oyo旅店笼罩渗透率为0.147%;途家民宿笼罩渗透率为0.084%;蚂蚁短租笼罩渗透率为0.027%。

现在,Airbnb在中国市场的主要对手为途家及小猪短租,经由多年打磨,Airbnb无论在品牌形象照样产物厚实水平亦或是用户体验度上均要高于其他两家竞品,现在唯一的差距就是在房源上。

凭据现在公然数据显示,途家拥有房源约为60万套、小猪短租约为36万套,Airbnb在2017年突破15万套。

众所周知,房源往往决议了一家短租企业的的上限。当下,对于Airbnb晦气的是,国家层面不停出台政策以规范民宿短租行业,房源的拓展变得愈发难题,而从当下行业局势剖析,Airbnb在房源问题上险些难以追赶途家甚至是小猪的脚步。

云南民宿主“桔老板”示意:“总体来说现在主要市场里的房源已经被挖掘清洁了,大部分房源都是多家平台一起上,Airbnb叫这个名字,到途家就是另外一个名字,实在都是一套房源,以后有新房源也会是这样操作,人人房源都在增进也就相当于没有增进。”

而对于消费者以及房东来说,Airbnb在羁系层面的缺失依旧没有解决,房东违约、诓骗、要求租客私下交易,房客破坏衡宇、违反入住要求等事宜屡禁不止。

用户苗先生透露,其在2019年旅程中预定了长达40天的Airbnb公寓,但该公寓房主要求苗先生举行私下交易同时会提供折扣并答应会将Airbnb上预付的房费退回。

在回国后,Airbnb依然扣除了这笔预付房费,当苗先生试图向Airbnb追回这笔款子时,Airbnb示意:“已经付款给房东,无法追回,自己去和房东相同。”

事实上,与苗先生相似的案例不胜枚举,这种私下交易造成的损失尚属幸运,至少没有伤及性命。而这种种乱象的背后正是羁系难题丞待解决。

现如今,Airbnb已经成为共享经济巨头企业在华的最后火种。

所幸的是,企业已经找到了一些感受,但其后续生长显然并非一帆风顺。若何应对竞品的夹击?若何完善羁系缺失?若何补足房源差距?这是彭韬及其团队需要思索的问题。

【*本文作者马克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剁椒娱投授权公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置。(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