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吃醋说明什么?男生吃醋的五种表现

江北突然感觉到一直有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自己,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情绪,低头开始收拾医疗箱。

见他要走,简安然也准备送客:“我送你。”

陆离川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二人‘眉来眼去’,心里十分鄙夷。

就算他再讨厌她,如果真如她所说,她真的是他的妻子,这样当着他的面勾三搭四,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她不要脸,他还要面子!

见他们一起转身,陆离川蹙眉,开口叫她:“站住。”

简安然闻声停住脚步,扭过头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在问:有事?

“回来。”

简单,而直接的命令,从陆离川的口中说出来,竟那么符合他的气质。

短短的时间内,简安然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嚣张跋扈的态度,耐着性子解释:“我去送客。”

陆离川闻言眼睛一瞪,沉着脸怒斥:“送什么客,他是客人吗,他是医生!”

简安然觉得这男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没礼貌到了极点!

医生就不是客人吗,给他看病两年的医生就不用送吗?

“走吧。”她不打算再理这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男人。

到了楼下,简安然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他刚醒来,情绪有点暴躁。”

江北目光中透着心疼的看着她:“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不该由你来道歉。”

这两年,她尽心尽力的照顾陆离川,这个女人身为陆离川的老婆,空有一个公爵夫人的名头,不争不夺,面对外面的流言蜚语她也都坦然面对,这些他都看在眼里。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江北问。

“嗯?”简安然不解的看着他。

“他已经醒了,你就没为自己考虑过?”

简安然心口突然一怔,被他问的愣在了当场,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为自己考虑?

她可以为自己考虑吗?

当初嫁到陆家就是为赎罪的,当初陆离川被撞的非常严重,医生下了无数次病危通知,最后才保住了命,但却成了植物人,所以她从没想过他真的有醒来的一天,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过一辈子了。

现在他真的醒了过来,她突然被问以后如何打算,她真的非常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送走了江北后,简安然吐了口气,想到楼上还有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大少爷就头疼。

陆离川看她回来,不悦的冷哼:“你还知道回来。”

“不然呢,我应该去哪。”简安然实在搞不懂他这脾气是继承了谁,脾气差的要死。

“不跟姓江的走?”

“我为什么跟他走?”简安然完全状况外。

“别以为你跟那个姓江的眉来眼去我看不出来。”陆离川满眼鄙夷的看着她。

简安然哭笑不得:“你从哪里看出我和他眉来眼去的?”

陆离川见她打死不承认,心里更恼火,用审视的目光看了她一圈,问道:“你真是我老婆?”

“你是欧洲皇室亲封的公爵,所有登记注册也是在欧洲办的,你要看看结婚登记册吗?”

原来他还在怀疑她的身份,试问,有哪个傻瓜会平白无故的照顾一个植物人两年?

简安然不想多解释,因为她觉得跟一个暴龙没什么好解释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好好讲道理的人。

“你刚才叫我回来干嘛?”

她不提还好,提到这个陆离川更生气,他刚才让她回来,她竟然掉头就走了,简直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既然你自称我老婆,就应该好好照顾我,不要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陆离川眸底闪过一丝薄怒。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更没有一个人敢忽视他!!

这女人,是史上第一个人!!

简安然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他三番四次的言语攻击,何况,她还要怎么照顾他,这两年她照顾的还不够好吗。

无论她应酬的多晚,回到家她都会给他洗澡,给他做肌肉按摩,防止他肌肉坏死。

这男人就是白眼狼,竟然说她不够用心。

陆离川见她的脸上浮上无尽的委屈,心里竟感到一阵不舒服,心里烦躁无比的开口:“你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给谁看,我还冤枉你了不成!”

“好,你说我哪里没照顾好你。”简安然梗着脖子,不服气的看着他,好像今天非要他给个说法似的。

她这副样子,将陆离川气的额前的青筋仿佛在跳动,质问道:“我从醒来到现在,你给我倒一杯水了,还是给我吃一口饭了,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

简安然闻言一愣,看向桌子上那杯之前给江北倒的水,这才突然想起来,她确实没顾得上那么多,也没想起来……

“我,我……”简安然的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愧疚。

“我什么我!”

“你醒的太突然,我忘了……”这个借口说出来似乎有些苍白无力,她自己说的都没什么底气。

陆离川冷笑:“你压榨我的身体怎么没忘。”

安然闻言,小脸儿瞬间通红,说的她好像se魔一样,她那样做,还不都是被他给激怒的。

吃亏的是她好不好!!

她也很后悔!!

她找谁说理去!!!

羞涩过后,简安然在心里吐槽,这男人就这么小气,因为一杯水生气?

“你渴了饿了可以跟我说啊。”

陆离川差点被她气晕过去,怒视她:“你的意思是,我的错?!”

姓江的让她倒水了?!

确实是她照顾不周,所以觉得有点理亏,简安然刚才的气焰一下子就灭了,马上拿起水杯递给他:“喏,喝水。”

陆离川嫌弃的瞥了一眼带有指纹的水杯:“你让我喝他剩下的?”

简安然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盯着陆离川,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反应过于激烈,就因为一杯水气成这样?

他这种大少爷,渴了一定立刻马上命令她给他倒水吧。

思量片刻,简安然试探的问:“你不会……是吃醋吧?”

陆离川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出声:“我?吃你的醋?傻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