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刺激的男女肉文段子

2021-05-06 07:56:27 投诉/举报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一:
  雨秋棠初入帝都的时刻,是冬天。那年雪下得很大,绵密的雪花顺着衣领飘进去,往往能将人冰得狠狠哆嗦一下。

  那时刻的雨秋棠是十八重楼的弃徒。说是弃徒,也不够严谨,事实雨秋棠是自己叛出十八重楼的,十八重楼的主人悬赏百万白银求雨秋棠的首级,悬赏一万两求雨秋棠的新闻,惋惜数月间并没有人能获得那一万两,遑论一百万两白银。

  雨秋棠走进莲柔坊的时刻,谁也没有认出她。传说十八重楼的首徒是一位绝世尤物,艳如海棠,丽若明珠。挟着风雪的冷气踏入莲柔坊的,却是一名披着大氅的英挺令郎。

  “这位令郎怎么称谓?”老鸨扭着身子堆着笑小步快走过来,凑到雨秋棠身边,恨不得贴上去。

  “这是十万两的银票,”雨秋棠不露痕迹地躲过老鸨,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摞银票:“这家青楼我买下了。”

  “哟~我这生意红火着呢,哪能卖了,帝都地贵......”

  “二十万。”雨秋棠挑眉淡笑:“让所有人在一天之内脱离这里。”

  老鸨眨眨眼,有些惊疑于这位生疏贵令郎的手笔。

  见老鸨没有异议,雨秋棠将银票放到老鸨手上,转身将门口放置的一人高的瓷瓶击碎,响亮的声音让莲柔坊一下子静了下来。

  “在下十八重楼弃徒雨秋棠!”雨秋棠声音微扬,眼角眉梢说不出的桀骜睥睨:“明夜于莲柔坊待天下俊杰!”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二:
  刀锋的凉意犹如秋风,瑟瑟指向女孩眉间。

  “下次若再让我瞥见你同他们厮混,我便杀了你......”十八重楼的女主人的刀堪堪停在女孩眉心。倘若不是小巷四下无人,只怕适才那一下会令凡人嫌疑十八重楼的女主人是不是鬼魅之身,极动与极静间竟没有丝毫缓冲,显然她对自己的身体已经控制入微。

  女孩绝不嫌疑师尊要杀了自己,上次师尊云云暴怒的时刻,十八重楼出动了十三位牌主将大燕奉文太子刺死在大燕先帝眼前,最后砍落奉文太子头颅的就是师尊。那一刀先是刺入了侍卫的身体,尔后横劈下去砍在了太子脖颈,一刀两命,行云流水般的动作。

  女孩咬紧牙不语言。

  “我不许你与他们一起,”十八重楼的女主人一字一顿,眼底冷光涌动:“否则我不介意再另找一个门生。记得了吗?”

  “......秋棠记得了。”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三:
  每到深夜入眠,她总是会隐约梦见一个女人,发长委地,亮如生漆,往往缄默无言,有时仰面,匀净的瞳色便会让人忘了她的面容。

  说是隐约,由于大致她总在稍远处,身边总是喧华,有心语言,启齿却无声,急得狠了,猛一挣,便醒了过来,又是一天。

  她说与别人听,别人总是将信将疑,半信是为她向来不虚言妄语,半疑......这世上哪会有人十几年间的每夜都市梦到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说不定是你的性幻想工具......”学心理的熟人剖析得头头是道:“昔人不都是常梦与神女交嘛……”

  可是......梦了这么多年......我都没和她“交”啊......她心存质疑......

  当天夜里梦中,她呆呆看着女人捏着宽大的袍袖,低头款款向她走来,身姿极尽优美。

  “能否......与卿行云雨……”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四:
  “别......别弄了......”阿枝又想逃了,她的爪子在木屑上不安分的抓着,细声讨饶。

  “不行!”我换了个姿势,压在她身上,扭动身体刺激她。阿枝的身体很软,压上的时刻像是陷在了柔软的棉花糖上,她轻轻哼叫着,带着些委屈的哭腔,尾巴却悄悄缠在我的尾巴上......

  “阿枝姐姐~”我咬了咬她的耳朵:“我在......欺凌你哦~”

  我总是喜欢奶声奶气地调笑她,看她无可奈何地包容忍让,她虽然体型比我大,性子却温柔极了。

  “别......别弄了......”她的身子向前一窜,险些把我甩下,我知道我适才使了坏,没想到她反映这么大。

  “没......没事吧……小花?”她连忙问。

  “乖哦~阿枝姐姐~”我自满地把鼻子放在她耳后磨蹭:“要~好~好~叫~出~来~哦~”

  外面的人类你看什么?没看过花枝鼠谈恋爱嘛?一定照样独身

  我抽了抽鼻子,轻视地扫了一眼“孑然一身”一脸激动的人类......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五:
  她有时获得一本旧书,没有书名亦无作者姓名,扉页一行漂亮的行楷小字:“书中颜如玉。”

  她哑然一笑,只当是书摊的小贩不知从那里收来的印废的残次品。然而大略一翻,竟是一女子的日志,并无年月日,流水账般的纪事。然而词语雅致,字字珠玉,令人心尖一柔,如浸温水。

  将书买回后,她通宵挑灯夜读,对书中女子起了十二分的好奇心,今后往往闲暇,便忍不住细细品读。

  “书中颜如玉,待卿久矣。”她疑惑地看着扉页新出现的行楷,却不防手中的书溘然化作一名沉静纤秀女子,落在她怀里,低敛了眼眉,唤她:“良人。”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六:
  山琥又跑到其余山头打架了,把人家的地皮闹了个天翻地覆,脸上带着几道抓伤自鸣自满获胜而归。

超温柔浪漫又高级的情话说说-1、月亮极亮云也十分温柔所有对你的想念都落入温软的呼吸里。2、上帝把银河揉碎,让一片化作星光,一片化作月亮,剩余的全部掉进我的梦里,化作了你。

  “......又去逞威风了?”坐在洞外等了多时的王女人冷哼一声,吓得山琥尾巴一缩,连忙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

  “嗷嗷嗷……”被王女人揪着耳朵拖进洞里的山琥痛得直叫。

  “你也知道疼?”王女人年方二十,冷着脸跟山琥的母虎一样。山琥泪汪汪的瞅着王女人,眼里尽是讨饶。

  “干嘛去了?”

  “呜.......”

  “说人话......”

  山琥连忙化成人形,趴在王女人的膝盖上,两只还未收回的毛茸茸的虎耳动啊动的,眼睛满是无辜:“上次你家鸡舍的鸡崽不是被西山的狐狸糟蹋了嘛……我是去西山帮你讨个说法……”

  “......不就是几个鸡崽吗,”王女人的脸微微缓和,眼光顺着山琥不安分的耳朵移到了山琥的胸前......山琥红着脸低下头......正计划扭捏一下......

  “......你胸口的是不是有块儿破了?正好我带了针线,你脱下来我给你补上吧。”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七:
  那是一场戏,一直美得大气凛然的女星反串男角。如刀厉害,如花妩媚。与她在大床上躯体交叠,唇舌勾缠,做一场风月云雨共赴瑶台……

  “和你接吻真好,”她被女星拥在怀里,不知被什么冲昏了头脑一样平时在女星耳边有意呵着热气动情说道:“我都有感受了……”

  然而她看到的却是女星手忙脚乱的面貌。她一下子反映过来,调笑着搪塞已往,只当是顽笑话......

  恍恍然半生已往,昔年荣华旧影哄笑残声皆已不再。

  她独自坐在异国街道的咖啡馆,看着或东方,或西方的面貌从身边经由,仿如身在梦中,醒来即是隔世。

  刚刚停靠在对街车站的公交里,女星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手放在窗上轻挥,低声招呼“还好吗……”

  她低下头端起咖啡杯,公交车徐徐发动,驶离车站。

  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她失神想着,继而摇头笑了笑,望着车流人流,一切如旧。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八:
  娴妃娘娘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德妃淑妃去看了好几次,娴妃都睡得沉沉的,让太医诊脉,太医揪胡子揪了片刻,也只憋出了一句:阴虚之症。

  “你说,娴姐姐是不是中邪了?”淑妃担忧不已,抬起头问一边的宫女。

  “......应该不会吧。”宫女的神色变得很新鲜。

  晚上娴妃终于醒来,看着又偷偷从墙翻过来的皇后娘娘,哀叹一声:“你......你这般索取无度……妾身支持不住啊……”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九:
  海边渔村的一处小码头,破晓出海的渔夫满载着海物归来,一艘小船悄悄停靠着,偶有好奇的人看已往,也看不出个事实。“别看了!内里是个老太婆!等死的!”搬运工卸下渔船的海货,拍了拍入迷的工友:“头发都白了,估量挺大岁数了!”

  “......作孽啊……也不知年轻是是干啥的......临了了连个养老送终的人也没有......”搬运工自顾自的摇头叹息。

  一名白衣贵令郎走到码头,来往的都是做气力活儿的穷苦人,身上穿得都是褐色的粗布衣裳,于是白衣贵令郎往码头一站,佼佼不群般精明。

  “哟,那是谁?”搬运工擦着汗,看着贵令郎一步一步走下石阶,直到破旧的小船前。

  “嚯!老太婆养了这么个朱紫还住船?”

  贵令郎似是踌躇不决,过了好一会儿才踏进船中掀帘钻了进去。与适才的犹豫差别,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师尊......”雨秋棠看着眼前的背影,怔了良久。

  “你认错人了……”那人头发雪白,有意哑着嗓子:“我不认识你......”

  “师尊......”雨秋棠扑上去从背后抱住那人,头抵在那人背上,呜咽着:“你......你不要秋棠了吗……你竟然骗秋棠......”

  “你认错人了……认错了......”那人只是反反复复地念着,想要掰开雨秋棠的手臂,几番实验无果,终于捂住脸哭出了声:“我太老了……秋棠......我太老了......配不上你了…...”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十:
  帝都的一条小巷中,灯火通明,来往的食客挤在又细又长的过道,等着摊主们从食摊的大锅中捞出老汤煨着的卤味杂煮,就着辛辣上头的劣质酒水,过一个再平时不外的夜晚。

  “欸,听说了没?宁卫的雨大人辞官了!”一名额上有刀疤的男子探着身小声说道。

  “雨秋棠?她不是一直不在京城吗?”白须男人皱着眉:“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我小叔说的,他今日当差,正巧今上在和卓大人骂雨所长。”刀疤男子眼睛溜溜转,面有得色。

  “......我倒是忘了,你小叔是宫里的人,”白须男人敲着桌子:“雨秋棠手上另有十八重楼,难不成她和今上闹翻了?”

  “厉大人......”白须男人背后突然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我宁卫的事您照样不要费心了,雨所长就算脱离,十八重楼也是站在今上一边的.......”

  声音刚落,白须男人蓦地转头,周围熙熙攘攘只是平时,并无可疑,再转过头来,刀疤已不知何时扑倒在桌上,汤水与黑红的血流了满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