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上天,微博“坠落”

2020-06-02 12:37:16 投诉/举报

B站上天了!

哔哩哔哩(BILI US)6月1日宣布,设计今年6月下旬发射一颗名为“哔哩哔哩视频卫星”的遥感卫星,卫星所获的遥感视频、图片数据将用于B站科普。

这颗卫星是B站在儿童节送给所有拥有好奇之心的人一份稀奇礼物,激励人们永葆童心,保持好奇,一直探索更大的天下。

现在“哔哩哔哩视频卫星”官方账号已正式在B站上线,6月下旬将对卫星发射全过程举行独家直播。停止发稿之前,哔哩哔哩视频卫星上传的宣传片《B站的儿童节礼物》播放量已经跨越56.6万。

小破站这次名副其实的上天了

小破站“燃起来了”?!

早在卫星“上天”之前,哔哩哔哩的股价就早已“大鹏一日同风起,青云直上九万里”。

据统计,自12月31日晚B站乐成举行《二零一九最美的夜》新年晚会之后,股价就一起从当晚的US$18.62飙升,停止5月29日收盘,股价已经累计收涨74%,显著跑赢大盘。(详见下图,白色线 vs 紫色线)

智氪研究院

显然,小破站已经“燃起来了”,就像一架直升飞机。究其背后的缘故原由,跨年晚会纵然功不可没,但也只是点燃者,“惊喜连连”才是一直推升市场信心的“油箱”。

事实上,自去年年终最先,B站就一直一直的缔造着惊喜。先是以8亿买下《英雄同盟》S赛事3年独家直播权,后又以5,000万签下“直播一姐”冯提莫。终于在与各大王牌卫视竞争的跨年晚会上,不落俗套的乐成出圈。

进入2020年,疫情突袭又给B站添了一把柴,户外活动受限让用户被迫困于家中,游戏、直播、短视频等娱乐方式借势飞升,移动互联网流量暴涨。B站用户规模也到达新高,财报数据显示,第一季度B站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1.72亿,同比增进70%,增速远高于已往两年的任何一个季度。

4月,B站又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进一步加深自己在ACGN领域的护城河。

紧接着5月份,又依附《后浪》掀起全网讨论热情。智氪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停止5月5日下昼13:00,微博热门话题#献给年轻一代的演讲#阅读量到达4.1亿。

通过《后浪》,B站乐成地向用户展示了自己“年轻人的聚集地”这一标签。今后,又通过结业季献礼MV《入海》再次夯实这一身份。

至此,小破站的破圈路到达第二个小高潮,B站已经从一个二次元社区变成了年轻人社区,同时另有辐射“前浪”的能力。

只管停止现在,B站第二季度的显示若何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接连一直的“出圈”和“惊喜”给B站这架飞机加满了油。

小破站不止燃起来了,而且动力满满,潜力无限。

智氪研究院

同为社区,微博为什么败了?

我们曾经在《B站,特立独行的价值》中指出,二次元社区属性已经成为了B站怪异价值的护城河。

然而,不难发现,在哔哩哔哩跑赢大盘的同时,同样作为海内社区玩家佼佼者的微博却每况愈下。停止2020年5月31日,已往一年间,微博的跌幅为25.1%。更令人担忧的是,自2018年2月的高点(US$139.74),微博已经累计下跌78%。

智氪研究院

一个令人心痛的事实是,股价颓势的背后是微博积重难返的逆境。自2018年第二季度最先,微博就陷入了营收增速一直放缓的逆境,坠落般的走势令微博泥足深陷。好不容易在2019年第三季度稍有企稳,但也只似回光返照般的昙花一现,随即就在第四季度就陷入萎缩的深渊。

疫情的突袭更是让微博雪上加霜坦率来说,从流量的角度来看,用户憋在家里也让微博沾了一把光。财报显示,2020年3月微博月活跃用户数(MAU)到达5.5亿,同比增进18%,较上季度末的同比增速12%大幅上扬。

然而,微博却不得不面临“赢了流量,输了营收”的矛盾。疫情时代,电商、汽车、快消等众多广告主对未来的郑重预期令其纷纷削减了广告预算,这对微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袭击,究竟广告是微博最主要的营收泉源(85%,1Q20)。

更糟的还不止于此,微博还须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肉少了,僧多了,对手还越来越强。同样面临着广告业的萧条以及广告主的郑重,第一季度,B站广告收入同比劲升90%,而微博则萎缩19%。总体来看,对广告主来说,微博的吸引力越来越低。

显然,微博在流量端赢了自己,但却在收入端输给了大环境和竞争对手的双重夹击

同样作为社区玩家,在和B站的比拼中,微博已经败下阵来。

智氪研究院

都是广告惹的祸?

微博和B站都是2009年建立的,那时微博还叫“新浪微博”,B站还只是A站的后花园。十年已往,微博已经历经了壮盛和繁荣,甚至已经出现出了衰退的先兆,而B站依然年轻,依然生气勃勃。

B站和微博,一个生机蓬生,一个垂垂欲暮,缘故原由简直错综复杂,但其背后都少不了“对用户的重视”。智氪以为,与微博相比,B站对用户体验的尊重令其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优胜,而B站对用户体验的重视集中体现为对广告的制止。

陈睿曾示意,作为热爱二次元的人,“我希望我所有的同伙,都能在B站看没有广告的新番,而不用浪费若干15秒、30秒甚至75秒的人生。”

正是由于这份制止,B站至今没有在视频前加入任何的贴片广告。失去了前贴片这个绝佳的位置,B站的广告只能靠信息流以及首页轮播等边角料。

或许,正是迫于边角料广告变现空间有限的压力,B站另辟蹊径探索了更多让用户自动付费的变现方式,包罗游戏运营、直播、会员增值服务和电商。停止今年第一季度,广告对B站的营收孝敬也仅9.3%。

更值得注意的是,没有贴片广告也让B站在会员服务上变得加倍“胆大”。现在,B站大部分影戏和电视剧都需要“大会员”资格,完全摒弃了优爱腾式的“会员广告二选一”。想看就要买会员,没有贴片广告反而成了B站推动大会员转化的秘密武器。

从某种水平上来看,对广告甚至是对收入的制止辅助B站培养了一批忠实的用户,建立了稳固的社区空气,从而给B站提供了源源一直的动能。

相比之下,微博对钱(广告)的盼望反而“害”了它。与B站的商业逻辑差别,微博最主要的变现方式在于广告(85%,1Q20)。曾几何时,广告收入的一直提升简直给微博带来了最为绚烂的时刻,市值一度突破305亿美元。

然而,为了增加收入,微博的广告加载率一直提高,甚至热搜榜上也不乏广告的痕迹,社区空气每况愈下,颇有一番揠苗助长的架势。

当买热搜成为了常态,用户的信托的流失也让广告主们对微博的重视水平日渐减退。再加上抖音、快手、B站这些新兴王者们的崛起,微博想重回高增进的轨道难上加难。

整体来看,但通常公司都想要赚钱,也都必须要挣钱,历久亏损一定不是长久之计。然而,微博的老路值得小心。

【*本文作者Cecilia Xu,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授权公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置。(editor@zero2ipo.com.cn)】